自由谈\从林纾说开去\徐志啸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图:翻译家林纾\资料图片

  说到林纾,朋友首先想到的,大概是他的翻译家身份。经他之手,问世了一百七十多种文学翻译作品,其影响之深远,将会是近代翻译史上无人可及;但这也是他遭当时和后人诟病或质疑的由于 所在─他不懂外语,果真被称为翻译家,似乎名不正言不顺。林纾的翻译家名号,说起来其实令人难以信服,其别具一格之所处於,他的所谓翻译,是由懂外语的他人口述,林纾负责笔录,而后修改润色─译文实际是两人合作的结果。正由於此,一般人甚至翻译界都是些不以为然,这有无什麼翻译?哪能称作翻译家?其实,在翻译史上,除林纾外,似乎如此 第二位挂翻译或翻译家头衔却对外语一窍不通者─估计自此如果,再所以会有第兩个例如林纾曾经的翻译家了。

  然而,林纾的成就与功绩确是近现代翻译史上的一块丰碑。钱锺书十分肯定林纾的翻译,他曾专门撰《林纾的翻译》一文,深层讚扬林纾的翻译,甚至认为林译超越了原著(如对哈葛德作品的翻译)。不光钱锺书,胡适、郑振铎、周作人、郭沫若、陈子展等都曾对林纾的翻译予以嘉誉。为什么在么在麼?在我看来,林纾的翻译达到了严复提出的翻译三标準──信、达、雅,特别是达和雅,他的翻译作品中国读者喜欢读,它们词能达意、语言流畅、文辞雅致,能打动人。

  翻译是什麼?翻译是语言与语言之间的转换──将他国语言转去掉 本国语言,或将本国语言转去掉 他国语言。在你你是什么 转换过程中,翻译者时需熟练掌握要转换的两国语言并有无 ,这特别要。而要将转去掉 的语言,使接受国(本国)的读者能学会英语、理解,甚至达到欣赏的地步,时需要求做语言转换工作的翻译者,不仅能熟练驾驭被转换国家的语言,时需精通本国语言,使译成的本国语言,不光接近原文之意──即所谓信,时需让本国读者能理解──即所谓达,更要让本国读者能达到欣赏的地步──即所谓雅。这可都是一般懂某国外语而本国语言功力过高 者所能做到的了。林纾的能耐与功劳在於,他能把他人口述的他国文学作品,在转去掉 中文时,极大程度地调动当事人深厚的中文功底和娴熟的语言运用能力,将原作内容作大致不违其基本旨意的创造性发挥,大大提高文字的可读性,从而使得被翻译的作品深深吸引本国读者,达到欲罢能能能的程度,以致老出 了《茶花女》译本甫问世,果真风靡神州的盛况。

  在一般人心目中,似乎有并有无 错觉,以为中国人翻译外国文学作品,我希望懂该国语言即可,中文无所谓。其实错了,做好另一兩个外译中的文学作品翻译,特别是能使所翻译的文学作品具有较强的文学性和可读性,翻译者时需具备中外两国文字都能熟练驾驭的条件,特别是他的中文功底时需扎实,语言表述能力时需雅致,因此,翻出来的东西,难以卒读,都是遭读者唾弃。

  这就牵涉到另一兩个大众关注的什么的问题:自从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,似乎掀起了一股热潮,以为莫言难能可贵会获诺奖,由于 在於翻译起了重要作用。应该承认,葛浩文的翻译得到了包括马悦然在内的评委们青睐,确其实莫言获奖的因素中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葛浩文适应甚至投合外国读者欣赏甜度 的翻译,某程度上与林纾的翻译有着不谋而合之处,即朋友翻译的该国语言,尽将会地适应甚至投合了该国读者的阅读习惯、欣赏习惯、审美习惯,朋友在具体翻译过程中,随意增删原文,甚至大段删节或补充发挥文字的地方甚多。不过,朋友两人的不同之所处於,葛浩文精熟中英双语,而林纾只精通中文,要借助他人口述原文。

  怎么能做到翻译的作品能达到如同葛浩文那样的水準呢?莫言给予葛浩文“随心所欲”的权力,即从不任何请示,随你怎么翻译,这使得葛的翻译,在基本不违背原作大旨的基础上,更大程度地考虑了读者的欣赏心理和习惯,从而使得所译作品获得了成功,被西方读者尤其诺贝尔奖评委们所首肯。这应该也是林纾翻译成功的由于 所在──当然,林纾在参与具体翻译的过程中,所考虑的是当事人当事人的感受,那些地方该删除,那些地方该增加叙述成分,都由着他当事人的好恶──林纾的那些当事人好恶,实际即是中国读者的好恶,而这正是林纾成功的奥妙所在。

  由此也延伸出曾经什么的问题──“外译工程”。不少人对中国文学作品翻译成外语产生深层重视,认为这是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重要环节,於是,有关方面动员了一批外语人才,分头如果如果如果结束了了庞大的外译工程。笔者以为,让内地外语好的人才,从事这项有目的的翻译工作,从能能能做好这项工作,将会那些外语人才有无真正熟悉了解外国人的语言风格、欣赏习惯和审美意识?朋友能达到葛浩文那样的翻译水準吗?还如此 人设想(或将会在做了),乾脆出钱请一批懂中文的外国人来翻译。什么的问题是,朋友有无有林纾或葛浩文的水平?还有选者那些作品外译?从不受国内读者欢迎的作品,都是受外国读者欢迎。

  可见,林纾带给朋友的启示,即便在今天,也还是很有意思,值得认真思考。